國醫大師石學敏醒腦開竅針刺法

來源: 點擊量:939 2018-06-25

醒腦開竅針刺法


“醒腦開竅”針刺法是國醫大師石學敏院士1972 年設立的治療中風病的大法。“醒腦開竅”法以腦府立論,依“主不明則十二官危”的理論根據,歷經50 年的臨床與基礎研究,已經形成以“醒腦開竅”針刺法為主的一套科學的、系統的、規范的中風病綜合診療體系。


“醒腦開竅”針法是中醫腦科學的臨床典范,也是針灸“治神”理論的典范。臨床應用范圍進一步拓展至各種急癥、頑固性疼痛、腦病、泌尿生殖及各種疑難雜癥,療效顯著。


醒腦開竅針刺法組方及操作


醒腦開竅針刺法之所以有效的重要原因之一,是其有嚴格的組方原則,尤其在操作上有著特殊的規定。臨床應用中主穴是最為重要的,起到醒神開竅、通調元神的主要功效,也是醒腦開竅針刺法區別于傳統針刺法的核心之一。


在長期大量的腦卒中臨床工作中發現如果每日針刺內關、人中穴時間過久,隨著病情的好轉,患者意識、運動及感覺功能的恢復,有些患者因為疼痛而拒絕再繼續針刺內關、人中穴,同時如果針刺次數過多,上述二穴的局部皮膚、肌肉組織增生,局部變紅變硬,更加重針刺時的疼痛,也影響施針。于是石學敏教授又提出醒腦開竅的第二組主穴,主要作為主穴之方Ⅰ的替換穴位使用。


01 主方Ⅰ——人中、內關、三陰交


先刺雙側內關,繼刺人中。內關位于腕橫紋中點直上2 寸,兩筋間,直刺0.5~1.0 寸,采用提插捻轉結合的瀉法。即左側逆時針捻轉用力,自然退回;右側順時針捻轉用力自然退回。配合提插,雙側同時操作,施手法1 分鐘。人中位于鼻唇溝上1/3 處,向鼻中隔方向斜刺0.3~0.5 寸,采用雀啄手法(瀉法)。針體刺入穴位后,將針體向一個方向捻轉360°,使肌纖維纏繞在針體上,再施雀啄手法,以流淚或眼球濕潤為度。


02 主方Ⅱ——內關、印堂、上星透百會、三陰交


先刺內關,手法操作同上。再刺印堂,繼刺上星。印堂穴刺入皮下后使針直立,采用輕雀啄手法(瀉法),以流淚或眼球濕潤為度。上星沿皮刺透向百會,施用小幅度、高頻率、捻轉補法,即捻轉幅度小于90°;捻轉頻率為120~160 轉/ 分鐘,行手法1 分鐘。


三陰交位于內踝直上3 寸,沿脛骨內側緣與皮膚呈45°角斜刺,進針0.5~1.0 寸,針尖深部刺到原三陰交穴的位置上,采用提插補法,即快進慢退,或者可以形容為重按輕提。針感到足趾,下肢出現不能自控的運動,以患肢抽動3 次為度。三陰交僅刺患側,不刺健側。


03 輔穴——極泉、尺澤、委中


根據極泉穴的解剖特點,醒腦開竅針刺法將其延經下移1~2 寸,避開腋毛,在肌肉豐厚的位置取穴。直刺1~1.5 寸,施用提插瀉法,以上肢抽動3 次為度。


尺澤取法應屈肘為內角120°,術者用手托住患肢腕關節,直刺進針0.5~0.8 寸,用提插瀉法,針感從肘關節傳到手指或手動外旋,以手外旋抽動3 次為度。


委中取仰臥位抬起患肢取穴,術者用左手握住患肢踝關節,以術者肘部頂住患肢膝關節,刺入穴位后,針尖向外15°,進針1~1.5 寸,用提插瀉法:以下肢抽動3 次為度。


總結


主穴之方Ⅰ、方Ⅱ,側重于醒腦開竅、滋補肝腎,通過調元神、利腦竅、補肝腎、充腦髓,達到以神導氣、以氣通經的功效。輔穴則側重于疏通經脈、調和氣血,通過經絡通暢、氣血順調,達到氣行血和、神安竅利,以利于痿廢功能的康復。


所以,醒腦開竅針刺法的主穴方Ⅰ、方Ⅱ和輔穴適用于腦卒中的各個階段,也適合用于腦卒中的各種證型。一般來說,只要沒有系統地接受正規醒腦開竅針刺治療的患者,開始治療的前3 天使用醒腦開竅針刺法主穴之方Ⅰ。3 天以后主穴之方Ⅰ和主穴之方Ⅱ可以交替使用,或僅用主方Ⅱ。


當然,醒腦開竅針刺法的選穴、配方、進針手法、方向、深淺等認識,不是一氣呵成的,也經歷了一個由淺入深、反復實踐、不斷提高、逐步完善的過程,這一過程大體可分為2 個階段,1976 年以前為試驗階段,1976 年以后為比較成熟階段,而且隨著療法的不斷完善,療效也逐步提高。在醒腦開竅針刺法的提出、形成、發展到完善的整個過程中,始終立足于整體,著眼于治病求本的原則。


本文內容選自《國醫大師石學敏》,卞金玲 主編,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出版。由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中醫藥編輯中心“杏林墨香”訂閱號獨家發布。


建議您使用IE9+、FireFox、Google Chrome,分辨率1280*800及以上瀏覽本網站,獲得更好用戶體驗。
聯系我們 招賢納士 歡迎來稿 法律聲明 ?2006 - 2018 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版權所有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14035006號-7 |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774號
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